您瀏覽過的商品

 Tom Eltang

煙斗同好們可以輕易的分辨出丹麥斗,freehand自由派的製作風格與完工的細緻更是成為頂尖手工師父的必備要件。

製斗三十年的 Tom Eltang 更是箇中翹楚,54歲(2013年)的他是今日手工煙斗界最為閃亮的一顆星... Eltang 將煙斗創作領域發揮極致,我們直呼他是「手工煙斗界的鬼才」。

上天獨厚其創作能力使他成為目前手工煙斗界最為閃亮的一顆星,他的作品富於生命,充滿精力與熱情。源源不絕的靈感不時令人驚呼,而將靈感以煙斗作品完美呈現更可說是無人能出其右。Eltang 回憶起6 歲那年,哥本哈根人行道旁,他盯著街口一家煙草專賣店的展示櫥窗,裡面放有一本擁有精美煙斗圖片的雜誌,他看著許久目不轉睛,那雙大眼睛從幼兒園回來的路上 總是不停好奇得看著周圍的事物,但每每回家途中他總是在這停留許久。

Eltang 說:「我 依然清晰的記得那幅照片,上面印有很精美的煙斗和一些陪襯的穀物。遺憾的是,我沒能保留當時的那本雜誌。但當時看到的感覺就覺得煙斗 與我的個格十分契合,如果我能親手製作煙斗,那會是多麼棒的一件事。於是乎,我當時就下決心:我長大後一定要成為一名煙斗匠。」
Eltang 的確這麼做了,甚至還沒有等他長大。11 歲時,一次交通事故中 Eltang 摔斷了腿,那也不能去的他需要找些事情來消磨康復的時間,一位親戚從 PIPE DAN 那裡給他買來了一塊事先鑽好孔的石楠 木塊與一支煙斗吸桿。就這樣,Eltang 完成了他的第一把煙斗。後來,Eltang 從Flemming煙斗師父那裡獲得到更多 有關於煙斗製作的知識。( Flemming 是位熱心幫助年輕人製作煙斗入門的工匠)。

「在那段時間我真的過得很快樂」Eltang 說道,「每個下午和晚上我都在做煙斗」。很快的,他幸運的得到了一個去W.O.Larsen 煙斗工廠實習兩個星期的機會,儘管那時他還是一個學生。「很快的我發現,那裡並不適合我」,因為在那裡,他總是被安排做一些瑣碎的 雜事,而這卻不是他對於煙斗的期待,他更想做的是一些能夠提高自己煙斗製作技術工作,想藉此磨練他的技術。兩週的實習期滿後,儘管 W.O.Larsen 是家很好的工廠,他還是毅然決定離開。一次偶然的機會裡, 透過友人的介紹認識了 Anne Julie 。她的丈夫則是當時十分有名的煙斗大師 Poul Rasmussen 。 Julie是一位畫家,她的煙斗作品賦有強烈的藝術原創性,在煙斗界十分出名。「我還記得那一天是1974 年8 月12日,我帶了一些我做的煙斗去見她,並得到了成為學徒的機會」

在 Eltang 熟悉了工作室的環境後,Julie 先是在砂輪上打磨出煙斗的雛型,然後交給 Eltang 來完成剩餘的工作。Eltang說:「我們共同完成了一些很漂亮的煙斗。當她在砂輪旁工作的時候,我會停下手邊的工作,坐在她的邊上聽她講解如何運用砂輪。這對於煙斗製作來說是最重要的步驟。它能體現出創作的靈感。她在煙斗分割比例上教了我很多。 」

一件他從 Julie 身上學到的 是 黃金對比染色術( Golden Contrast Stain ) ,這也是他賴以成名的重點。

黃金對比染色術是採用兩種特殊的組合化學配方染劑,這二種染劑都是呈淡色微透明狀,一種是呈黃色,另一種則是呈綠色,但當兩者結合後,將會變成黑色。目前只有少數人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樣的配方,一旦石楠木被上色,所產生的黑色效應會非常深層的染入石楠木紋理中 ,這時我再使用砂帶機做細部打磨。而那時與 Julie 一起工作的時候,我是用砂紙打磨的,所以經常要花半天或更多時間來獲得這種金黃對比的效果 ,但是為了達到最好的效果,我認為這都是值得的。

(年輕的時候,我告訴自己最多在一個地方停留三年。)和 Anne Julie 一起工作了整整三年後,Eltang 在 PIPE DAN 找到了一份工作。「 PIPE DAN 負責維修煙斗的工匠那時正好去世,於是我取代他的工作。在那裡,我一邊維修煙斗,一邊在空餘時間裡製作自己的煙斗。」

Eltang 和其他煙斗師父有著同樣的感受,煙斗維修對技術而言是種很好的磨練。Eltang說:「這是學習的最好途徑,或許它不能告訴你如何製作煙斗,但卻讓你瞭解到一個好的煙斗應該具 備怎樣的要件,什麼樣的設計是錯誤的。」

他總結出一個結論 :「煙斗客偏好薄的斗嘴」;「薄斗嘴的煙斗比厚斗嘴的煙斗更常被使用,所以想做出受歡迎的煙斗千萬不要做偏厚的斗嘴,道理就是那麼簡單。」

在 PIPE DAN 工作了三年後,他又一次選擇離開,這次他卻沒有計劃去哪裡工作。「我去找了 Kurt Hansen ,他是我的朋友,曾經也是一名煙斗師父,那時他已經不做煙斗了,但他有一間木匠工作室,他答應讓我用他的工作室製作煙斗。」正好那時候 Stanwell 煙斗廠的一個煙斗 師父去世了,於是 Eltang 開始在Stanwell工廠上班。「那段時間,似乎每當有人去世我就會有一份新的工作。」在 Stanwell工作讓 Eltang 有很多機會去德國出差。當時德國人很愛抽煙斗,我的工作就是走遍德國的 Stanwell 零售商,為一些顧客在煙斗上進一步加工。

很快的,Eltang 發現自己不適合旅行。「那時很想家,甚至在出發的時候已經開始想家了,這樣的生活持續了3 年,每次外出 2 週,一個冬季要要有 6 次左右這樣的出差。儘管路途中我認識了很多好朋友,但是旅館的食物,旅館的住宿,過多的飲酒與缺乏鍛煉, 再加上過長時間的駕車,這一切都讓我感到焦慮。有一次途中我的心臟不適,於是我住進了一家德國醫院。兩天後,我打電話給我的妻子 Pia ,我告訴自己與她該結束這樣的生活。」

三年的工作再一次為 Eltang 帶來了寶貴的經驗。而後,Eltang 獨立工作室正式成立。

Eltang的歷史如同大多數老一輩硬底子出身的工匠般,從學徒一步步磨練出來。憑著天分與熱情, Eltang 不但以不到50歲的年齡在業界創出名號,更是眾所公然的大師級人物。Kevin Pipe 凱文煙斗有幸成為 Eltang 全球少數經銷合作商,我們不斷提供華人斗客們一系列讓人為之驚喜的作品。

         

 

總共找到2個商品
图文列表 橱窗 文字